丹麥阿勒湖

新歐洲洲區那可拿為丹麥以及更遠的地方帶來毒品藥物成癮的解決方案

洲區那可拿中心一家接著一家地開幕;在本月開幕的是丹麥鄉間壯觀的67,000平方英呎大莊園,為那些尋求從毒品藥物成癮的桎梏中解脫的人們,設置了一個悠閒、無干擾的環境。 國際山達基人協會會員們的慷慨捐獻,促成了這家中心的開幕。

那可拿藥物戒除重建運動中,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活動在9月5日星期六展開,超過1000名的支持者和貴賓們聚集在阿勒湖旁,啟用新的歐洲洲區那可拿中心──座落於16英畝絕美的丹麥大自然中,四周圍繞著田園詩般,幾乎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壯麗森林。

這個歐洲洲區中心是一座67,000平方英呎的大莊園,它理想的設置提供一個寧靜無干擾的環境,讓人們能夠得以從毒品藥物和酒精成癮的災難中解脫。 它包括了一間訓練機構用來培訓戒除重建專家,他們將管理歐洲各地未來的那可拿中心,積極處理影響此區50個國家的毒品氾濫問題。

那可拿支持者和貴賓們在9月5日這一天,齊聚於世外桃源的丹麥鄉間,為阿勒湖旁16英畝大的新歐洲洲區那可拿中心揭幕。

 

這家中心開幕於那可拿全球網絡空前成長的時期,它將有效率地提供先進的計畫──源於山達基宗教創始人L. 羅恩 賀伯特的研究發現和著作。

這是接著幾週内將陸續開幕的四家新中心的第一家。 這家歐洲洲區中心開幕的幾個小時後,位於英國東薩西克斯鄉村莊園的洲區那可拿戒除重建中心也緊跟著開幕剪綵了。下一個即將開幕的是位在墨西哥的拉丁美洲洲區那可拿中心,提供服務給拉丁美洲的21個國家;接下來很快的輪到南加州奧海鎮山頂上的那可拿中心開幕,它專為藝術家和社會領袖們提供毒品藥物戒除重建服務。

國際生活及教育改善協會(ABLE)執行長主持典禮時,致詞說到:「國際生活及教育改善協會(ABLE)致力於改善社會。 這就是為何這家新那可拿中心的開幕對我們是如此的重要。 因為這不僅僅只是另一個毒品藥物戒除重建機構。 這是一個橫跨歐洲並擴及到全球的運動,去終結毒品藥物所帶來的災難。」

那可拿歐洲執行長喬根.喬根森先生示意在場那些幫助這榮耀的里程碑成真的與會人士。他說道:「歐洲各地的那可拿中心多年來幫助超過18,000人過著健康、有生產力的生活。 有了這家新的中心,我可以預見歐洲各地數百家新那可拿中心將會有效地幫助成癮者戒除他們的惡習。 這家新中心是我們為了戰勝共同面臨的毒品問題所做的貢獻。」

確實,這些是非常大的問題。 根據歐洲的毒品藥物成癮監控中心的統計,這個洲區的毒品問題非常嚴重,約有一百四十萬的居民是難以處理的類鴉片使用者。 歐洲毒品和毒癮監測中心(EMCDDA)也報導過去5年來,歐洲地區新的精神科藥物的種類、可得性與數量都呈現空前的增加,併發症和死亡數也同時遽增。

9月5日在丹麥最大湖──阿勒湖旁的開幕典禮中,藥物濫用顧問利夫.卡爾森先生分享了為何他認為對社會而言,那可拿計畫是非常重要的。

他說:「那可拿不只幫助人們戒除毒品藥物,同時也教育人們在未來過著無毒無藥的生活。那可拿計畫幫助一個人找到他一開始吸食毒品的原因。 透過這個獨特的學習和訓練計畫,人們在生活中得到新的機會──不用毒品藥物來處理他們問題的機會。」

緊接在卡爾森先生對那可拿計畫的熱忱之後,是來自史提居.康博戈醫師(國際認可醫生和傳染病專家)的回響,他極為熟知瑞典南部埃斯勒夫的那可拿中心。

「事實是,人們確實能夠戒斷毒癮,從中解脫。 他們能夠變好、變得仁慈、成為自己、並獲得自由。 是的!透過那可拿,人們是能夠做到的。 這就是為何過去14年來,我以一個諮詢醫生的身分與你們一起進行這個真正、能夠永續的戒除重建活動。 那可拿計畫為每個學員灌注自信:相信自己會達成目標。 有一句古老的諺語:『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而那可拿就是那碗米!」

威廉.麥克米斯博士──日內瓦聖彼得大教堂榮退主教,認為藥物問題跨越社會許多面向。 他說:「毒品藥物濫用是宗教問題,同時也是政治問題。 各國政府和宗教組織必需更加堅決、更多的参與,來打擊那些給别人毒品藥物以及痛苦的毒販。 因此,我期待見到其他宗教組織一起努力對抗毒品藥物成癮所造成的災難,如同山達基人致力於支持那可拿一樣。 看看今日這些支持活動的成果!」

同樣在歐洲那可拿開幕典禮中受到熱烈歡迎的退休警察首長,丹麥警察暨聯合國維和特派團退伍軍人,斯羅歌.博哥耐爾森先生。 他向那可拿計畫登陸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行動致敬。

耐爾森說:「當我第一次聽聞那可拿計畫,我並不相信重度吸毒者能夠戒除重建。 所以我毅然決然到那可拿中心親眼觀察。 當我與那可拿的結業生談話時,直視著他們的眼睛和內心,我看到他們的改變。 我聽著他們告訴我的故事──他們復原的故事,我被眼前所見的這些修復後的正直和生命,感動得流下眼淚。 那也是為何我加入你們一起將毒品藥物的拯救技術帶到丹麥。」

耐爾森先生將描述那可拿計畫的成果形容為:「極為出色,而今天,就是每個人可以親眼見證那可拿使我們的國家不再是毒品濫用的受害者的一天──這樣的改變在今日成為可能。 新那可拿中心是達成那個理想的關鍵跳板。」

他最後致贈獎座給賀伯特先生來感念他。「我的座右銘是『服務至上』,然而我從未見過像人道主義者L. 羅恩 賀伯特以及他所創立的組織一樣,有這麼廣泛且具勝任能力的行動呈現。 他是人類真正的救星。」

頒獎儀式之後,卡爾森先生評論道:「就是没有其他的計畫能像那可拿一樣」。 我已經在這個領域工作25年了。 那可拿不是拿其他藥物來取代毒品藥物,它是用自然的方法來真正地幫助人們戒毒。」

榮退主教麥克米斯先生分享了卡爾森先生的興奮之情後,談及那可拿計畫「那可拿的每一步──從頭到尾每一個細節都是精心設計過的。 我對此印象非常深刻,並對你們正在做的事情充滿信心。」他同時提醒「你們建造一個無毒國家的決心,與毒品交易聯盟一類勢力強大的組織和個人的利益相衝突。 這不是一件簡單的戰鬥。」

康博戈醫師在開幕式後補充說到「那可拿是我所遇過最好的計畫,老實說,你在這個星球上找不到任何像這樣的計畫。」

這也許就是為何這位代表在演說之後還繼續補充說道:「我的心急切如火燒般,要其他人加入一起傳播這個計畫。 毒品藥物的問題是很龐大的,但是今日我在這裡看到的是個百分之百的解決方案,而這需要其它人共同來支持。 因此我將返回家鄉,把其他政要帶來這裡,好讓他們也能夠學習並把這些解決方案帶到他們的國家。」

在法國擁有多家毒癮戒除中心的創始人,同樣對於那可拿計畫表示印象深刻。 他預測:「今日我所看到的,以及你們在這裡所做的一切,正是處理毒品藥物的解決方案,這不只適用於法國也適用於全歐洲。」

_________________

將近50年來,那可拿已拯救了無數的生命,那些人原本被認為將永遠迷失在毒品濫用之中。 那可拿的任務是為毒品藥物濫用問題,提供一個有效的戒除重建方法,同時協助世界各地反轉毒品藥物所帶來的災難。

那可拿將參與計畫的人稱為「學員」而不是「癮君子」或「受害者」;它唯一的目的是提供人們成功導向無毒無藥生活的工具。 計畫中的所有細節,都是為了讓學生能處在最佳的穩定性,以最舒適的方式來脫離毒品藥物成癮,並重建一個無毒無藥的人生。

那可拿計畫從無毒無藥的戒斷程序開始,設計來幫助一個人以最快速且舒適的方式擺脫毒品藥物。 接著是獨特的排毒方法,特別適合去幫助毒品藥物使用者排除那些殘留體內、會使人有吸毒渴望的剩餘毒物,並同時以營養補充品來支持身體。 此計畫中的最後部分,是一系列的「生活技能課程」,提供學生維持無毒無藥生活所需的工具。

這部分善用視聽教材的力量,備有29種不同語言(包括方言)的23部新教學影片,內容涵蓋那可拿計畫的各個層面,所以可以不受識字障礙的影響,增進學生的瞭解。

國際山達基人協會會員們的慷慨捐獻,促成了這家位於丹麥、具有先進技術的新歐洲洲區那可拿中心的盛大開幕。

今日,那可拿中心分布在6大洲的23個國家。 欲瞭解更多,請拜訪:narcono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