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施計畫案
的成果

那可拿的有效性和其活動所帶來的影響,使得那可拿計畫在全世界贏得警察、社區領袖、政府官員、學生和家庭的尊重和支持。

■ 那可拿戒治中心和毒品教育團體橫跨全球五大洲。

■ 全球將近一百六十個政府單位與組織和那可拿合作過,並使用那可拿的戒治方法。

■ 那可拿已經拯救將近四萬名成癮者,並教育超過一千六百萬名學生。

已有來自二十個國家及美國四十七州的專業人士,到那可拿箭頭實習。那可拿戒治計畫已獲得大學的認證和批准,為毒品戒治專家提供持續教育。

那可拿的教材以18種語言發行。

那可拿職員和所有種族、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以及各種職業和專家一起共事。那可拿和菲律賓緝毒署及危險藥品委員會合作,提供訓練,並和瑞典的陸軍、海軍合作,在國際會議上發表毒品戒治和預防的演講;此外,那可拿和全世界的警察、民間組織、企業和青年團體合作。

今日,對於有效毒品戒治計畫的需求更甚從前。為了進一步提升影響力,那可拿已和全世界的社區領袖、健康專家及政府機關結盟。以下是對於那可拿計畫表達認可與支持的例子。

政府

身為參議院藥物濫用委員會主席,我想藉此機會感謝您和您的組織在打擊藥物濫用所做的一切。因為,那可拿計畫和其他類似機構的辛勤努力,無毒社會的理想有一天將會成真。

那可拿的成就,足以說明他們的成效。參與該計畫的人們在回信中表示完全支持那可拿。那可拿的獨有方法是相當卓越的,它幫助毒癮者脫離毒癮的速度比起一般速度快許多。

打擊藥物濫用必須要有聯合政府和私人組織的專案。我很榮幸和那可拿一起合作,並鼓勵其他人加入打擊藥物濫用的行列。──美國,州參議員

你們所得到的結果,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和早期那可拿的學員見面,非常具有啟發性且有意義,他們戒除毒癮並能恢復正常的工作與家庭生活。──瑞典,國會議員

毒品的禍害仍是我們社會最困難、最重要且尚未克服的挑戰之一。這種絕望的週期一定不能再繼續下去,而且唯有透過個人和組織堅決的努力,好比說你們,我們才能在這場奮戰中佔上風。在過去25年裡,你們一直積極參與,協助預防毒品濫用、諮詢並教育受到非法毒品誘惑而深受其害的對象。自1966年那可拿成立以來,你們已擴展並在世界各國成立那可拿中心,強而有力的證據顯示你們的計畫和方法是有效的。──美國,前加州州長

醫療專業人士

那可拿在戒治領域佔有一席之地。那可拿提供成癮者較無痛苦的戒斷方式,而大多數的成癮者和專家都認為這是不可能的。那可拿所發展出的有效計畫,沒有花到納稅人的稅金,而美國政府耗費數十億美金投入實驗方法,卻沒有提供滿意的解決方案。──美國,毒品戒治專家暨醫師

我讓將近四千人完成賀伯特排毒計畫。我毫不懷疑它的有效性。若要處理累積毒素的影響,這是唯一的療法。沒有其他的方式了。──美國,醫師

在我的工作過程中,我有機會觀察到那可拿新生活排毒計畫的第一手結果,我發現這簡直是奇蹟。完成這份計畫的人會談論的話題是:他們不再受到化學物質對生活的影響。他們表達的心理狀態更清晰,並對未來有新的希望。完成這份計畫後,他們活得更快樂、更健康且更有生產力。──美國,醫師

在毒品的作用與影響的資訊上,我們得知這些教材是無價,且容易被瞭解。

我擔任那可拿計畫的諮詢醫生長達15年。在過去十年中,我完成由L. 羅恩 賀伯特發展出的排毒方法並研究其成果,該方法是那可拿計畫的一部份,包括吃維他命、蒸氣浴和運動。中度到重度藥物濫用的那可拿學員,在接受治療後,其靈敏程度、清晰思維和整體健康上獲得顯著的改善。大多數人也報告說,他們對毒品和酒精的渴望大幅減少。已經出版的科學技術研究表示,那可拿成功降低體內組織的各種毒素和污染物的濃度,因此我強烈推薦,持續把那可拿當作處理毒癮的有效工具。──加拿大,醫師

多年來,我全心奉獻於藥物濫用戒治的艱鉅任務上。我研究了各種戒治系統,結論是:透過那可拿,我們就能擁有一個全然可行的計畫。

在西班牙,一個由獨立社會學研究基金會所做的研究顯示,在完成本計畫的兩年後,有78%的人仍舊過著遠離毒品的生活。在瑞典,另一項研究則發現,在完成本計畫的五年後,80%的那可拿畢業生不再吸毒。

西班牙的研究也表示,在參與那可拿計畫之前,62.2%的個人還會犯下搶劫,73%的人還會再去販毒。但在那可拿計畫之後,搶劫和販毒率降到0%。換句話說,在完成本計畫後,100%的個人不再犯罪。

我看到一遍又一遍,毒品成癮者完成那可拿計畫後,真正遠離毒品。──美國,醫師

執法官員

那可拿計畫不使用任何替代藥物,就能讓成癮者遠離毒品。這是意義非凡的,因為你們的計畫能夠除掉社區中的毒癮問題,讓家庭團結在一起,並處理街頭犯罪的問題。我支持那可拿計畫,並強烈要求你們也這麼做。──副巡邏指揮官

我一定會應用所學在未來的研究與座談會上。感謝那可拿的學習改善課程,讓我在成功的道路上一路順暢。我會建議我同事來上本課程。繼續加油! ──南非,警察檢長

社區領袖

我曾是四年的聯邦司法部藥物檢察官,並擔任省院法官13年之久,因此,我寫了這封信。依我看,那可拿是極少數可以成功戒斷海洛因成癮者的機能性機構之一。就我看來,讓這個團體從公共資金獲得各種支持是非常值得的。──加拿大,省院法官

你們的計畫再次幫助我的公司,挽救一名非常有價值的員工,處理掉他的毒癮或酗酒問題。在我們公司裡很少發生這種狀況,然而,真的發生了,我們很高興有你們在這裡。他曾是一位非常了解他工作的技術人員,但是,酒精和毒品問題開始破壞他的工作關係。因此,在他的才能受到損害前,我們把他送到那可拿。他的問題解決了,並再次恢復了他的才能和自我的存在。──企業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