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清新大會

倫敦清新大會

對於真理那長久的摸索,在不同文化間那些令人煎熬的旅程,在少有人見過、遑論冒險的那些領域裡的艱苦探索,構成了羅恩生平最有名的演講——《戴尼提與山達基的故事》。而這只是第一場不朽的演講!在那之後的是山達基如史詩般浩大的觀點——過去、現在與未來。首先說到過去,羅恩從現在清新者的觀點出發,回顧他過去的每一項發現……一直到1947年他製造了第一批清新者。在這裡所揭露的是對於這個問題的解答:「在他們成為清新者的那一刻,記憶庫的其他部分發生了什麼事呢?」假如這個問題夠讓人震驚的話,那麼其解答所展現的則是得到完全穩定的途徑。在此所發現的,不只是阻止待清新者「消除」其心靈影像圖片的因素,更可謂包含了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在創造的那一剎那,生命是什麼模樣。這一切為所有動力上的實作開啟了嶄新的全貌,並可以一句話來總結,那就是「帶來秩序」。所以,是的——儘管羅恩以對過去的紀念回顧來開場,結束時,他創造了一個在往後的每一天持續開展的故事——《山達基與西方文明的未來》。

閱讀更多內容

購買
4,300 TWD
數量
語言
免運費目前符合免運費條件。
有庫存
24小時內寄出
版本形式:
CD
演講:
6

倫敦清新大會更多相關資料

我想要告訴各位有關戴尼提與山達基的故事──一些我從來沒有跟別人提起過的祕密。

你們想要聽嗎?」── L. 羅恩 賀伯特

時間是一九五八年十月十八日,地點是倫敦皇家帝國學會廳。L. 羅恩 賀伯特 說完上述的話後,羅恩開始了他最有名的演講。在這場演講中,他親口道出他所進行的這場漫長的探索,企圖實現人類存在的一個新狀態,這是二千五百年以來,人類所一直夢想的……這個故事只能由親身經歷過的人來述說……《戴尼提與山達基的故事》。

如同他在開場白中所說,這是至今羅恩最詳盡的說明,說明為何他渴求去尋求人類謎題的解答。至於為什麼他想說這個故事呢,在此刻,答案很明顯的就是:清新。

自羅恩最後造訪英格蘭,已經有一年之久了,然而達成現在這項成就的原因,實際上始於那一次的旅程。因為在那時他發展出聽析程序,藉以去處理任何個案(控制、溝通與擁有──《倫敦核子輻射、控制與健康大會》),而這些個案也促使羅恩發展出教導聽析員的各種新方式(訓練演練──《自由大會》),並徹底革新了聽析員的訓練。

然而還有更多──這和為何此刻是進行這場傳奇性演講的好時機密切相關。雖然今日看起來這並不是那麼耀眼,但對於1958年的那些人來說,僅僅是看到這個標題就像找到了一盞明燈:戴尼提。

是的,在1958年,由其他人所達到的清新──透過山達基技術──已經成為一項事實了。然而,就如羅恩所說的:

「第一個清新者是在1947年產生的,接著我試著去教其他人製造清新者。結果,很快地、非常迅速地,在十年內成功了,只用了十年的時間,真是不錯。」

當然,1947年是在《戴尼提:現代心靈健康科學》發行之前。事實上,羅恩從1947年到1949年的經驗,以及因為這些經驗而使得其他人要求更多的資訊,好讓他們也能聽析,這些促使了《第一本書》的出版。然而,如果任何在場的人仍然有錯誤的印象,認為目前的成功是歸因於過去十年新發展出來的聽析程序,那麼,羅恩的下一段話會永遠地消去這個想法。

「要做到清新得靠聽析的技巧,這是唯一真正的障礙!」

這個發現的意義遠超過聽析員訓練的解決方案。因為儘管聽析員正努力地製造清新者,但還是有速度的問題:多快可以完成呢?此外,假設清新的障礙是「聽析員的技巧」,那麼早期在那些沒有訓練過的聽析員手中看起來似乎不太有用的聽析程序,到底真正的效用為何呢? 這些問題開啟了清新的願景,並且帶領羅恩回到戴尼提這個主題:

「去年我發現,我在1947年製造出清新者時,其實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讓我整個臉都紅了起來;令人驚訝的是,在那種不知情、盲目摸索的情況下,我其實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只是我就是沒有辦法表達出來,我沒有辦法描述出來。」

從最初到現在,清新的所有要素,一個接著一個的突破性進展,提供了羅恩自1947年來一直找尋的解答。它來自於羅恩發現了心靈影像圖片真正的來源。更令人吃驚的是,它回答了一個長久以來與清新者有關的問題──「完美穩定的清新者」──羅恩在好幾年前就做到了:

「我十年來都無法解釋的事情:印痕庫的其他部分是怎麼了呢?」

答案並不是被消除了。更確切的說,答案就在一個字詞裡,而這個字詞為戴尼提與山達基標定了下一個重大的里程碑:面對。

此外,還有一個戲劇性的故事,關於羅恩如何將最新的山達基技術,應用於戴尼提最初1947年時的聽析程序。這開創了一股清新的新浪潮,讓羅恩稍後宣布:「有件事情發生了!!!」

然而,那只是個開端。接著,延伸到聽析的領域之外,是混亂與秩序的結構剖析。這解決了萬古以來創造的謎團,而這是「帶入秩序」這句格言背後的東西──這句格言現在出現在每一個賀伯特溝通辦公室裡──至今仍代表每個山達基人做事的指導原則。

是的,《倫敦清新大會》發生在正確的時間和地點。儘管大會以過去來拉開序幕──《戴尼提與山達基的故事》,但是在大會結束時,他說了一個更戲劇性的故事──一個每天都會持續發展的故事:《山達基與西方文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