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尊嚴
公民人權委員會

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非營利的慈善心理健康監督組織,是由山達基教會於1969年成立,目的是為了根除精神科虐行並確保病患的安全。公民人權委員會已支持160多條法律,保護個人免於精神科的虐待或強迫,要求簽署精神病治療告知同意書,終止強制下藥及對兒童和老人的電擊療法,並針對精神科醫生對患者性虐待採取嚴厲的處罰。

總部位於加州洛杉磯的國際公民人權委員會,指導並提倡全球人權,並在34個國家,200多個分會設有聯絡網。公民人權委員會委員包括醫生、精神病學家、心理學家、律師、立法委員、政府官員、教育工作者和公民權利的代表。國際公民人權委員會還設置博物館,展示精神科近百年來的殘暴史。

公民人權委員會發放紀錄片來揭露精神科虐待的各種途徑:對個人篩檢和貼標籤以及開立精神科藥物處方的破壞性後果;精神病學和製藥廠之間的利益掛勾;在精神科診斷的背後完全缺乏科學根據,只基於「收帳寶典」;且大力推動對現役軍人及退伍軍人用藥,使得因心臟驟停和自殺的非戰爭死亡人數增加。

終結精神病學的酷刑

紐西蘭

公民人權委員會調查及揭露精神病院的暴行後,受害者向紐西蘭政府提出索償,接受了道歉和經濟賠償。

1984年,聯合國反酷刑公約組織對仇恨團體、販毒集團、恐怖分子和專制政府所犯下的酷刑公開宣戰。但是,卻沒有包含精神科醫生的殘酷暴行。因此,在許多國家,殘害和殺死病患的精神科醫生,可以不受政府的監控。

在紐西蘭,公民人權委員會對愛麗絲湖精神病醫院的青少年精神科監護病房展開調查。CCHR調查員發現,那些由政府代管、受到拘留的兒童,遭到電擊、強行灌藥與隔離等處罰。政府和警察機構都漠視投訴,公民人權委員會記錄了近100例曾在精神病院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的青少年。接著媒體揭露該事件,輿論抗議導致愛麗絲湖醫院永遠停止營業。

在公民人權委員會的協助下,900名前患者提出了投訴。最終,法院維護了受害者的權利,且紐西蘭政府發表書面道歉,並支付1,070萬美元的賠償。

公民人權委員會遊說強而有力的政府監督精神科醫生,當他們再度面臨到沒有採取行動的政府時,他們便向日內瓦的聯合國總部提出一份詳細的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報告。因此,在2013年5月,聯合國調查小組抵達紐西蘭國家的拘留所做第一次正式檢查。

在2014年3月,紐西蘭司法部終於服從聯合國的規定,建立獨立的監督系統,來監督該國所有的精神病院。更進一步,他們也允許病人直接向警察報告精神科虐待,這些警察受到同意書的約束,來調查這些抱怨。

公民人權委員會的努力成果,已經幫助促使紐西蘭的精神科能夠受到堅固且果決的法律監督。


「關於精神病學的情況,公民人權委員會是正確的。如果你沒有提出這些關切和提醒,我們可能到現在都被蒙在鼓裡。公民人權委員會對我們來說是個非常有用的資源。」 ─紐西蘭議會申訴專員公署

公民人權委員會
促成了
300
個有關精神科藥物的
政府警告

「公民人權委員會為確保世界各地的許多改革而被表彰,努力工作以避免他人在心理健康系統中受到虐待,並確保法律有保護那些受到精神科照護的病患。」 ─美國喬治亞州參議院決議

「我很高興且衷心祝賀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在調查和揭露精神科侵犯人權的行為,四十多年來所付出的努力。我特別欣賞公民人權委員會的成員和支持者在支持立法保護兒童上的努力。」 ─美國德州眾議院議員

「公民人權委員會致力於幫助受虐的受害著是非常重要的。」 ─紐西蘭人權事務高級專員

166

人道使命

促使精神科受到法律監督

這份人道使命的關鍵要素,是保護個人免於精神虐待,並整頓心靈健康領域,公民人權委員會成員致力於確保司法系統能為全民服務──包括那些被捲入精神科暗流的受害者。

在這樣的追擊下,公民人權委員會在美國各地及16個國家已讓160多條法律被通過。立法範圍包括保護兒童免受精神科的藥害,保護老人免於殘忍的治療,阻止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對病人性侵,保護傷殘及精神病患者的人權,且要求精神科透明化,目的在防止詐欺和貪腐。公民人權委員會成員已經在美國國會和日本、法國、荷蘭、德國、南非、義大利等的議會前作證,引導立法往捍衛尊嚴和拯救生命的方向前進。

「公民人權委員會讓大家團結一致,成為一股力量的顯著例子,他們專注的努力提升社會狀況,並且透過有效的教育和提倡,從而獲得改革。」

我和我的議會加入公民人權委員會是因為瞭解到,他們長期致力於基本自由的發展,並提倡世界人權宣言以及紐倫堡公約。公民人權委員會讓大家團結一致,成為一股力量的顯著例子,他們專注的努力提升社會狀況,並且透過有效的教育和提倡,從而獲得改革。我們認知到公民人權委員會一直倡導許多偉大的改革,使得今天可以保護所有人對抗慘忍、無情且可恥的治療,而他們發揮領導作用提升公眾意識,並讓所有的人可以再次擁有尊嚴和人權。」—美國加州國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