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學和精神分析的比較

與精神病學和精神分析的比較

就方法與結果兩方面而言,聽析與其他想要改善人生境遇所做的努力,是相當不同的。

拿精神分析來說,精神分析師並不接受這個人所說的話,而是詮譯他說的話,幫他評估他的狀況,從他的言語裡解讀出性的含義,告訴他為何擔心的原因,這些只會使人更加疑惑,卻沒有幫助的效果。在聽析中,待清新者所說的話絕不會被評估,他的資料絕不會被反駁。評估與反駁,完全違反聽析員守則。聽析中,待清新者也不會被鼓勵在毫無指引的情況下,漫無目的地搜索反應式心靈中上百萬個事件,同時也再刺激了好幾個事件,期望能遇上正確的那一個。

精神病學的療法更粗暴,使用暴力(肉體的、藥物的,或使用外科手術)來粉碎個體的意志與活動方式,讓病人變得安靜。除了使病人更易於控制外,並沒有收穫或幫助。聽析與這個領域,並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相同地,聽析與心理學也沒有任何相似之處,心理學主要是研究對刺激之反應的觀察,而沒有確實改善的方法。其他像是催眠的療法,認為必須使人在降低意識力(例如,昏睡狀態)的情形下才能開始進行療程。聽析正好相反,聽析試圖把人喚醒而非使人睡著。